主页 > D生活播 >你会选择一份有趣的工作,还是选择把无聊的工作变得有趣? >

你会选择一份有趣的工作,还是选择把无聊的工作变得有趣?

2020-06-18 热度121
阅读501

你会选择一份有趣的工作,还是选择把无聊的工作变得有趣?

Chapter 1在人生的交叉口,你会往哪里走?

谁夺走了工作的乐趣?

二○一六年六月三十日,我离职满一年。毫不夸张地说,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充实,也是产出最高的一段时光。这一年的经历,甚至改变了我对工作的看法。

我曾经与大多数人一样,认为工作就意味着被控制、管理,做着不喜欢却不得不做的事,它让工作变成了有趣和快乐的对立面。我估计九○%以上的人会相信,在没有经济压力的情况下,只要能不工作,自己肯定会选择不工作。我们也常听人说最大的梦想是尽早实现财务自由,如此一来就无需再工作。在传统的观念中,工作彷彿是一件痛苦的、令人讨厌的事。然而,真是如此吗?

过去一年中,我已经忘记有多少次在闹钟响之前,就迫不及待地起床,坐在电脑前,兴奋地开启一天的工作,直到饥饿难耐才去吃早餐。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,但这的的确确发生了。同样是工作,为什幺以前去上班感觉像上刑场,而现在却成为一件无比开心的事?这种差异得从人类行为动机的角度来理解。

关于人类行为动机,早年科学家存在着错误的认知。

很长一段时间,科学家认为人类行为的驱动力只有两种:一种是生物性驱动力,即满足最基本生存需求的动力;另一种是外在驱动力,意即因外在环境刺激(例如奖惩措施)而产生的行为动力。早年科学家认为,人类天生懒惰,只拥有满足最基本需求的动力,如果想要求人类做基本需求之外的事,就必须依赖外在刺激—奖励或惩罚手段。

然而,这种错误的认知却成为现代管理学的基础。在现代管理学中,员工被认为是懒惰的,只要无人监督,就会偷懒、不认真工作。也因此在企业中,「胡萝蔔和棍子」一直被视为最重要的管理策略,而管理阶层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为了更有效地控制各层级员工,也象徵着管理阶层对员工普遍的不信任感。如此一来,员工对手上的任务不容易产生共鸣与成就,同时可能变得被动消极。人只有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时,才会有真正的愉悦感,这也是大多数人在工作中难以快乐的关键原因。

庆幸的是,这种观点最终得到了纠正。心理学家透过大量的实验与研究,证明人类还存在第三种驱动力:主动学习、创造更美好世界的动力。科学家认为人类天生就有发现新奇事物,藉由寻求挑战来施展才能和获取新技能的内在倾向。也就是说,在没有任何激励的条件下,人也会自主行动,这种行动的驱动力源自于对挑战和成长的渴望。史丹佛企管教授詹姆斯.柯林斯就曾在《基业长青》(Built To Last: successful habits of visionary companies)中写道:「追求进步的驱动力源自人类一种深沉的冲动,一种探索、创造、发现、成功、改变和改善的冲动。追求进步的驱动力不是枯燥的理性认识,而是深入内心、具强迫性、几乎与生俱来的原动力。」

当我们发自内心地想做一件事时,这件事本身就是目的,我们去做,不是为了得到报酬或奖赏,而是在做的过程中能获得乐趣。例如我们喜欢打电动、运动,不是为了获得奖赏,而是我们从中得到挑战和成就感。同样的,很多人在业余时间不求回报地参与一些组织和活动,也是渴求发挥自己的价值,希望藉由行动,让世界变得更美好。

由此可见,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工作本身,而在于工作背后的动力。我们以为自己讨厌工作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事实上,人最快乐的时候并非是无事可做的闲散时光,无所事事会让人感到乏味和空虚;反而当投注身心到一件喜爱的事时,会让人拥有高度兴奋又无比充实的感觉,这也就是心理学家所说的「心流」(注:flow,从事感兴趣、具挑战性,且技术较有清楚架构的活动,乐在其中并全神贯注的心理状态。)。

既然我们天生喜欢挑战,渴望学习与成长,但为什幺我们如此厌恶工作?到底是什幺夺走我们本应在工作中获得的乐趣?

美国畅销作家丹尼尔.品克在着作《动机,单纯的力量》(Drive: The Surprising Truth About What Motivates Us)给出了答案,他认为我们在工作中无法获得快乐最核心的原因之一,在于我们被剥夺了决定权。根据美国心理学家提出的「自我决定理论」,人类有独立、自主、寻求归属感的内在动机。当此动机被满足,人们就能取得更多成就感,生活得更充实。

丹尼尔.品克在书中提到,现代经济正经历一场巨大的变革,经济发展的动力从「左脑能力」转移到「右脑能力」,意即创造力、同理心和全域思维能力变得越发重要。过去「胡萝蔔和棍子」的管理思维已经行不通了,当工作仅仅被看成一项不得不完成的任务时,员工会缺乏内在动机,潜能与创造力即无法获得发挥。因此若想有效鼓励员工,使其最大限度地发挥价值,管理上就必须释出更大的自主性,让员工有机会选择工作内容、时间、方法,甚至团队。

Google、Facebook、小米等公司都已将大部分的主动权交给了员工。这些公司有着非常扁平的组织架构,在这里被管理的是专案,而不是人,因为每个人都有强大的自我驱动力和自我管理能力。只要不影响专案合作与进度,员工可以根据需求来决定工作时间和地点。有的公司甚至赋予员工极大的创新空间,鼓励公司内创业,只要你的想法被证明是有潜力的,就能向公司申请资金,自行组织团队。

然而,这样的变革需要很长一段时间。在此之前,我们从工作中获得乐趣的唯一办法是主动探索和创造;抑或离职,然后去做自己喜爱又能赚钱的事—听起来十分理想,也是许多人所渴望的,但未必是当下最合适的选择,因为这代表着你需要有明确的自我认知、清晰的商业头脑、足够的实力、执行力,以及强大的内心。

因此对大多数人来说,目前更需要思考的并非离职与否,而是如何在工作中获得更多的自主性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「斜槓青年」所提倡的多职人生就是一种主动寻求让自己生活得更快乐的方式,它让我们在保留一份稳定工作的同时,也能去探索不一样领域的可能性,从而发掘人生的热情与意义。

美好的人生来自于在工作中享受快乐,是时候去找回那些我们本应在工作中获得的乐趣了。

从纽约颳起的「斜槓青年」风

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玛希.艾波赫在其着作中描述了纽约的一个现象:在纽约很多人都不只拥有一种职业,每当遇到「你是做什幺的」之类的问题时,他们并不能像其他人那样用一个完整的词来介绍自己,而是选择用「斜槓;/」来区分不同的身分,于是她为这些人创造了一个名词:斜槓青年。在书中,艾波赫举出许多真实案例,例如:

桑贾伊.古普塔,神经外科医生/CNN记者
卡丽.莱恩,艺术顾问/皮拉提斯教练
丹.米尔斯坦,工程师/戏剧导演
罗德.霍夫曼,诺贝尔化学奖得主/诗人/剧作家
罗伯特.蔡尔兹,心理治疗师/小提琴工艺家

她把这种现象称为「斜槓现象」,亦即越来越多的人使用与爱好和业余生活相关的身分,而不仅仅是以工作中的职位来定义自己。工作只告诉他人你是做什幺职业、靠什幺维持生计;而工作外的身分则体现了你是谁、喜欢什幺、有何特别之处。

艾波赫认为用这种方式能让一个人变得更加有趣、完整和立体,而且相比于传统的单一职业,多重职业的生活让人更满足,保持收入的同时还能追求和发展更多的自我。

关于斜槓青年,很多人存在着误解。

有人以为斜槓青年就是拥有几份兼职;有人则把它等同于没有稳定收入的自由职业;我甚至还听过类似「多一个兼职会不会忙不过来?」「斜槓青年会不会影响本业?」「如何保障收入来源?」的问题。

儘管在那些大家所熟知的斜槓青年故事中,主角似乎都因为多重职业而拥有了多重收入,然而成为斜槓青年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拥有额外收入,甚至也不是为了能够自由支配时间,而是为了追求更丰富的人生和更完整的自己。

即便你有固定的工作,即便有些身分并不能给你带来收入,这些都不影响你成为斜槓青年。事实上,艾波赫就有一份固定的工作,她是美国一家非营利组织的副总裁,但这并不影响她成为斜槓青年,因为她还同时拥有作家、演说家和人生教练等其他身分。而今年因中篇小说《北京折叠》(收于《孤独深处》)而获得第七十四届雨果奖的郝景芳,也是一位拥有固定工作的业余作家。

精选推荐

申博太阳城_mg电子平台存一元送18|娱乐生活资讯|分享时尚心得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永利4459944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网页被挂sunb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