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慢生活 >DM是一种信仰(下) >

DM是一种信仰(下)

2020-08-13 热度561
阅读131

DM是一种信仰(下)

Depeche Mode (下称DM)是一种信仰,也多得当初Vince Clarke毅然离队的决定,如果DM 继续由他主导的话,恐怕也不能走得这幺远,那幺久,正如《A Broken Frame》纯为证明他们DM 三子的实力再出发,《Ultra》亦有相近似的类比认同,事实是自Alan Wilder加入后,多得他密密留守幕后製作功不可没,由《Construction Time Again》到《Songs Of Faith and Devotion》为止,DM真的一步一步向前蜕变起革命,惊喜不绝碟碟新鲜,DM信仰如此油然而生,就如八十年代香港唱片公司的宣传字句「带领潮流,创造明天」,他们真的成功做到。

记得Martin Gore曾表示过:「不要再找太熟悉Depeche Mode的音乐人做监製」,1995年当Alan离队后,三元老回归的《Ultra》专辑,找来百分百DM信徒Tim Simenon(Bomb The Bass)监製,某程度上,少不免是有寻觅替代Alan位置的意图,适逢DM人事重灾过后求变期,开始尝试从招牌暗黑低调电音,跟蓝调摇摆Band Sound共融一体,其实整体水準尚算不俗,好几首Side-Cut如《The Love Thieves》、《Sister Of Night》、《Freestate》及《Insight》仍属上乘之选,可惜,成果未如DM所愿,最终被他们视为仍未回勇的经验之作,也是他们至今唯一没有举行Tour的专辑作品。


蓝调电音摇摆三部曲
然后,正如上集提及2001年由另一信徒LFO的Mark Bell监製《Exciter》,实是DM近十几年最被underrated的代表作,DM似乎吸取《Ultra》进退失据的两难局面,暂时回返Electronica怀抱多一点,却诱发有史以来最关键时刻,令Martin Gore有感而发上述告白,终于把心一横,找来非电音监製Ben Hillier,重新建构DM蓝调电音摇摆三部曲风貌后,来到第14张全新专辑《Spirit》,又有Simian Mobile Disco的英国电音乐手James Ford做监製,心水清的乐迷,应深明只因他曾跟Arctic Monkeys、Mystery Jets、Foals及Klaxon等合作所致。

信不信由你,是继续同行,是中途放弃,在所难免,毕竟大家都长大了,时代也转变了,由1981年牙牙学语《Speak and Spell》,到2017年革命精神《Spirit》,你又老了几岁?DM三元老又何尝不是?Dave Gahan及Martin早已移居美国生活十几年,随年累月,心境大不同是必然,创作方向转趋追求更成熟Soulful的灵性合一,有目共睹,有耳共鸣,来到今时今日,作为DM信徒,只需欣然继续Following The Path就是了,就如我们的至爱金曲《Walking In My Shoes》,换转站在DM角度来看,他们亦只不过将当下心态跟乐迷分享,顺其自然,心安理得。


曲风随心态转变
上张《Delta Machine》内,有一首好好听的《Secret To The End》,是出自Dave手笔,verse歌词先提及「Oh Did I Disappoint You?I Wanted To Believe It’s True」,到副歌就不断唱出「The Problem Should’ve Been You……」我一直都觉得,此曲本是DM夫子自道的真心表白,一队真正出色的乐队,应是带领乐迷向前同行,而不是跟随受众的步伐。

故此,我们仍怀念以前首首sing-a-long的DM光辉岁月之同时,也学会慢慢细尝他们继续前行的成熟韵味,这些年来,Dave从蓝调摇摆找到不一样的演绎新意境,两张个人专辑突破故我,两度跟Soulsavers合作更见骚魅昇华,纵使不是人听人爱,亦无伤大雅;Martin则游走于个人电音与DM蓝调之间,先有VCMG跟Vince Clarke重结电缘,后有《MG》minimal techno及modular纯电音的乐而忘返,二人各自各精采,DM精神依旧长存不灭。

下期预告,还有我对《Spirit》由冷到暖的终极分享。

精选推荐

申博太阳城_mg电子平台存一元送18|娱乐生活资讯|分享时尚心得|网站地图 ag接口YUE来凯发来就送68 558me好赢中国